【白灿】你CP今天没发糖(1)

※主CP:歌手!伯贤x歌手!灿烈;副CP:模特!世勋x偶像!艺兴


#在意的你和无意的我

男人顶着睡乱的头发,身上穿着随手拿的衬衫,光着两条大腿从房间里走出来。衬衫显然不是他自己的,大了不少,袖子遮住手,下摆遮住了屁股。

朴灿烈从开放式厨房目睹边伯贤悠闲地走到窗边看风景,清了清嗓子以示存在。边伯贤转过来,有些惊讶:“你怎么还在?”

朴灿烈咧嘴笑了:“做早餐给你吃啊。”

边伯贤笑笑:“在宿舍就不必了吧。”

朴灿烈切番茄:“又穿我衣服。”

边伯贤翻开衬衣看了看内侧的水洗标,嘻笑着说:“答错了——不是你的呢。”

朴灿烈切生菜:“不嫌大吗?”

边伯贤眼珠子一转,喊了朴灿烈一声,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拉了拉衬衣下摆,歪着头学女生可爱地说:“灿烈哥哥,我这样不好看吗?”

朴灿烈转身从炉子里把煮好的鸡蛋拿出来剥壳:“在宿舍就不必了吧。”

边伯贤觉得没意思,转回身去对着窗外的阳光惬意地伸了个懒腰:“你不是约了射击场吗?”

你怎么还在——原来是这个意思——朴灿烈看看挂钟,又看看边伯贤因为伸懒腰露出来的屁股,把手里刚剥好的鸡蛋捏了个粉碎。


#身高差

朴灿烈坐进车里,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机,努力想把注意力从身体的不适上移开。当然,不愿去想的还有昨晚的荒唐事。

……没错,荒唐。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啊……

早上跟边伯贤说话的时候他还很淡定,现在一个人呆着反而有些片段不停地在他脑海里穿梭,比如因为喝了酒又大喊大叫而泛红的边伯贤的脸,又比如凑得很近来说话的时候能够看到自己身影的边伯贤的眼睛,还有恶意地在自己身上乱摸的边伯贤的手……

手机突然响了一下,朴灿烈一个激灵,狠狠地摇了摇头,想把边伯贤那该死的笑脸从脑海中甩掉。

划开手机屏幕,朴灿烈看到了吴世勋发过来的KKT。

世勋【灿烈哥!!】

世勋【昨晚发生了什么??】

世勋【伯贤哥昨晚是跟你一起睡的吧】

世勋【我在垃圾桶里看到了套子】

世勋【你们???】

朴灿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。这个吴世勋是不是有毛病,为什么要翻别人垃圾桶?

至于边伯贤……边伯贤这个人居然还知道戴套……而且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安全套放在哪的?

朴灿烈试图用很多疑问来填充自己的大脑。昨天晚上的事情太莫名其妙又顺理成章,朴灿烈唯一想明白了的事情就是短时间内他不想再看到边伯贤的脸。

经纪人哥愉快的声音从前方驾驶座传来:“看,新的洗发水的广告已经启用了!”

朴灿烈在后座上僵硬地转头看向车窗外。大厦外墙上是他和边伯贤两人一左一右嗅着一位女性的秀发的身姿。

虽然不想看到边伯贤陶醉似的半眯着眼的脸,朴灿烈还是趁红灯的时候拍了一张巨幅广告的照片准备发Instagram。

【哦呀看看这是谁?#美男子们 #是B.&C. #要好好洗头发】

发完Instagram顺便刷个推,一搜索自己的名字全是新广告和少女们隔着屏幕都能听到的尖叫,这让朴灿烈感到满意。

但是当他刷到一张饭P的图的时候他就不是那么满意了。

本来,广告上的姿势是他们各自勾起模特的一缕长发嗅着。饭把中间模特裁掉,就成了朴灿烈嗅着边伯贤的头顶。尽管是非常粗糙的P图,看着还是又让朴灿烈想起了一些东西,比如昨晚。

黑着脸关掉了手机屏幕,朴灿烈23年来第一次产生了一个想法:

这该死的身高差。


#套子与膏药

边伯贤在宿舍等人来接他,无聊的掀开朴灿烈留下的三明治看了一眼,又嫌弃的扔下。

幸好没有一口吃了,臭小子什么时候加的黄瓜片……说起来,这个屋子里多久没出现过黄瓜了?

门铃响起来,边伯贤懒洋洋地走过去。刚刚经纪人哥说过半个小时助理才会过来,那么估计是艺兴哥早上回去的时候又忘拿东西了吧。

果然是张艺兴,但是看上去不像是来取东西,而是来送东西的。

“这个给你,”他往边伯贤手里塞了一管东西,“其实我还没用过……但是据说挺好用的。”

边伯贤疑惑的看着手里的药膏,上面全是他看不懂的外文。

张艺兴羞涩地笑笑,把宿舍门关好,拉着边伯贤小心翼翼地在厨房的椅子上坐下,清了清嗓子说:“哥是支持你的,你知道的。虽然这条路不好走……但我一直都在。你任何时候都可以找我聊,不想上楼的话发信息给我也OK,但是有什么一定要跟哥讲,知道不?”

边伯贤打开药膏,封膜还没撕,但是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药草味。他把药膏放到一边,疑惑地看着张艺兴。

张艺兴没有在意,自顾自地说着,抓住边伯贤的右手握在自己掌心里,轻轻拍着,看向他的目光带上了一种谜样的温柔:“对了,你身上这件衬衣是世勋的……我可以理解,他和灿烈身形有点相似,但是你既然已经成了,就不需要……了吧?世勋念叨半天了他挺喜欢这件衣服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是世勋的,灿烈没有这个牌子的衣服……”哦。

边伯贤明白了。

他一下子笑了出来,左手挡住自己忍不住的笑脸对张艺兴说:“艺兴哥,我没和朴灿烈在一起。”

张艺兴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变成疑惑:“你说什么?”

边伯贤轻轻挣脱张艺兴的手,看着桌上夹着黄瓜番茄生菜和火腿的三明治:“我和朴灿烈没在一起。”

张艺兴皱着眉头说:“世勋说他进灿烈房间找衣服的时候看到垃圾桶里有……”

边伯贤拿起三明治扔进垃圾桶:“我们做了,但是没有在一起。”

张艺兴想了想,不赞同地看着边伯贤,想说点什么,却被边伯贤一句话堵了回去:“我不知道朴灿烈怎么想的,反正我不会和他在一起的。”

张艺兴看着边伯贤,边伯贤则转头不去看张艺兴满是担心的眼睛,站起来一边往房间走一边脱衣服:“衣服给你带回去吧,我也差不多该准备去发型师那里了。”

边伯贤不想谈的话题可不容易谈下去,张艺兴心底暗暗叹了口气,顺着他的话问:“你要染头发还是换发型?”

“准备染回黑色,”边伯贤脱下吴世勋的衬衫搭在椅背上,“艺兴哥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,我的床那么小昨晚肯定没睡好吧?”

“还行,世勋把床让给我了,他打地铺……”

张艺兴看到边伯贤背后的红痕的时候不自觉地张大嘴巴。边伯贤听到张艺兴话没说完就停下了,回头看了一眼,然后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:“啊,是的。昨晚的安全套是我用的。”


张艺兴拿着吴世勋的衬衣回宿舍,手指摸着衣服的标签。

有的人可能比他意识到的还要在意朴灿烈吧。

---

关于“昨晚”

2016-03-23白灿BaekChan
热度-33

评论

热度(33)

©糖水煮茶蛋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