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勋兴】Halloween Night

特工吴世勋很紧张。

 

他第一次参加真正的任务,跟着师父金俊勉来到了傻帽森林。

 

傻帽森林有魔法,很多生物都被困在里面。有带着白色面具全身黑色一坨的怪物,带着草帽裸着上身的男人,还有不远处正在打架的红黄色小丑和白西装老爷爷。

 

白西装老爷爷看起来很像自己人。吴世勋问师父,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。

 

金俊勉说不要,我们是优雅的绅士,那些为了炸鸡打架的粗鲁人士不需要理会。

 

而且我们不能随便跟森林的住民互动,不然会改变森林的形态,我们就回不去了。

 

吴世勋很担忧,任务目标混在森林里,我们怎么知道是谁?

 


 

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打断了吴世勋的忧虑。

 

你们刚刚是在说炸鸡吗?

 

吴世勋回头。一个脸上有道红色痕迹的男人,有着小麦色的皮肤,一脸没睡醒的样子。

 

你在流血耶,吴世勋说。

 

那是颜料。你们在说炸鸡吗?男人很坚持。给我炸鸡,我就告诉你们你们要找的人在哪里。

 

姜还是老的辣,金俊勉一听这话,就跑到还在打架的两个人那边,把他们掉在地上的炸鸡拿过来了。

 

拿了炸鸡,血脸男告诉他们要往西边走。

 


 

走着走着他们遇到了一个穿着背带裤脸上有疤的可爱男孩子。男孩子说,我们来掰手腕,赢了我,我就告诉你们往哪走。

 

金俊勉挽起袖子就上。输了。

 

吴世勋实力为师父挽尊。但是没成。

 

眼看要任务要失败,吴世勋灵机一动,说我们来比掰大腿吧。

 

然后他赢了。可是男孩子不明白,你赢了又怎么样?

 

说明我比你强,吴世勋说。男人还是要看下半身啊。

 

男孩子觉得好像有点道理。

 

我再把我带过来的秘制的石磨咖啡送给你吧,吴世勋说。

 

男孩子一听很高兴,告诉他们往南走。

 


 

两个人走着走着,看到了一只白兔子。

 

兔子看到他们,说你们往北走吧。

 

金俊勉奇怪,没有条件?

 

兔子说呀呀呀你们赶快走吧。

 

吴世勋在想往北走不是又回去了吗,突然发现兔子的身后有东西在动。

 

他走过去伸手一抓。是另一只兔子。

 

两只白兔子靠在一起非常地可爱,吴世勋觉得自己要流鼻血了。

 

另一只兔子迷迷糊糊地问这里是哪,声音软软的,吴世勋的鼻血突然就流了下来。

 

呀你流血了。另一只兔子很慌张,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于是跑到吴世勋面前用小爪子堵住吴世勋的鼻子。

 

不要管他了你快跑,兔子推开另一只兔子。他们是来抓你的。

 

吴世勋感到一阵眩晕,这么可爱的兔子怎么会是任务对象?

 

可是他在流血。我不想让他流血。另一只兔子很难过,流下了眼泪。

 


 

一个清亮的声音突然想起来。一个戴眼镜穿着长袍的男生奇怪地问,你们在这里做什么?

 

金俊勉说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。

 

男生说,你们肯定来错世界线了,我没有在这个世界见过你们这样的人。

 

另一只兔子说,任务也没关系,你把我抓走吧。

 

我只想跟你一起走。

 

大家都感动地哭了,吴世勋很冷静。

 

你先等等,等我思考一下我是先抱你,还是先亲你。

 

另一只兔子说,我们一边抱一边亲吧,然后整个兔身糊在了吴世勋脸上。

 

你等等我喘不过气了……

 


 

吴世勋猛地睁开眼睛,鼻子上的束缚一下子松开了,他大口大口吸气,却觉得鼻子暖暖的。

 

“……世勋?世勋?你还好吧?”

 

是张艺兴。张艺兴捏住了他的鼻子把他弄醒了。

 

“我起来上厕所,看见你在流鼻血,可是怎么叫你都没反应。做噩梦了吗?”

 

张艺兴一脸担忧。吴世勋抽了纸巾擦鼻子说,“可能这几天太干燥了,没事。”

 

张艺兴看他鼻血好像真的停下来了,突然笑了,“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在睡觉的时候流鼻血。”

 

吴世勋不高兴:“你看过几个人睡觉哦?”

 

张艺兴笑容更灿烂,抱住吴世勋说:“没有没有,就看过你一个人。”

 

吴世勋生闷气,哥已经很累了,怎么还要他反过来安慰自己。太不成熟了。

 

气氛一下子冷下来。吴世勋想着梦里的兔子,想着晚上突然出现在桌边的张艺兴,不知道哪一边才是梦。

 

他踌躇着开口:“哥……”

 

“哎。”

 

“……我爱你。你别离开我。”

 

张艺兴揉了揉吴世勋的头发,故作轻松地说,“明天要走的人是你吧~”

 

“哥!!”吴世勋急了,挣扎着要脱出张艺兴的怀抱。但是不知道张艺兴哪来的力气,竟然把他按住了,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胸膛上。

 

“没事的,世勋。”他抚了抚吴世勋的背,轻轻吻上他的发旋,“你在我心里,不是吗?我也在你心里。”

 


 

-FIN-

评论-6 热度-16

评论(6)

热度(16)

©糖水煮茶蛋 / Powered by LOFTER